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302 Found

2019-01-29 10:47
TAG:

  要问2016年上半年网络上最火的词是什么,非“主播”与“网红”莫属,如果给“主播”再加一个定语,那就是“女主播”,无疑更加吸引人的眼球。近年来互联网媒体的数量和影响力不断增加,各大网络平台推出五花八门的媒体形式以吸引点击率,“主播”作为吸睛利器,在新媒体中占据的份量越来越重。

  互联网媒体的门槛很低,随便一个人,弄台视频设备,借助某个网络平台,就可以做自媒体,只要节目独特,自会吸引很多人驻足。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如今的互联网上大显神通的各路“神仙”,与解放前在北京天桥上玩耍卖艺的民间艺人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凭“技艺”赚人气,都是凭“吆喝”换金钱。只不过,旧时代的老艺人卖艺是为了糊口,如今在自媒体上卖力的“网红”是为了出名,而出名是为了赚取更多的钱。性质一样,殊途而同归。

  有了利益驱动,不免泥沙俱下;有了成名,不免剑走偏锋。随便打开一个网页,经常会被袒胸露腚的女人弹窗污染眼球;百度一搜索,各种关于“主播”“网红”的花边新闻刷屏滚动。当年互联网第一批网红,或者功成名就之后寻求正道,比如芙蓉姐姐;或者弄张的移民绿卡远赴美利坚擦鞋,比如凤姐;或者生不逢时正赶上娱乐圈反低俗运动而不敢造次,比如干露露母女。但是互联网制造热点的能力令人咋舌,网红们不断搏出位,但大多数都是流星,很多甚至因为触犯刑律进了拘留所,凭着高颜值和真水平获得成功的网红实属凤毛麟角,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的papi酱当之无愧。

  “女主播”的污名化与“网红”的浅薄化都是急功近利的结果,也是互联网长期监管不到位造成的网络沉渣。随着网络监管的不断加强,以前靠打擦边球博取关注的“女主播”不得不改头换面,有所收敛。然而这些人长时间积累的恶名,让正当的、真正高水平的网络女主播也受到一定影响。有一次和凤凰网一位朋友聊起新创的主播节目,谈及此事,朋友就赶紧澄清,这个节目绝不是那些低俗视频主播,想来不禁莞尔。

  借助互联网络平台,凭着真本事博取名气,这无可厚非,前提是要遵纪守法。当“网红”和“主播”,也要走正道。(王 麟)

  从YY主播到影帝 你只差一部网大,而另外一波渴望打开新世界大门的网民,则轻易投向了网络自制影视的怀抱,网络大电影亦成为了新的消遣乐子。讲道理,作为网络直播生态的核心,主播们的收入往往看起来很美,然而背后付出的辛酸却不是常人所能得知。

  2016年6月16日,北京——今天下午,2016年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总结媒体沟通会在主办方长城会(GWC)北京办公室举行。而在7月15日,GMIC 东京 2016将在日本东京中城召开,以促进中国移动互联网与日本科技、文化的碰撞与交流,百度总裁张亚勤、小米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等将代表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的高层们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