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世界经济总体触顶的情况下中国如何改革发展

2018-12-19 09:31
TAG:

  2018年12月15日,在由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和腾讯原子智库联合主办的《改革的规则与创新-2018光华腾讯经济年会》上,多位知名经济学家发表了关于世界经济形势和中国经济发展改革的精彩演讲。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先生分析了全球的金融形势。他指出,2007年金融危机以来,整个金融市场发生了根本性的结构性变化。2008年全球债是83万亿美元左右,2017年已经达到140万亿,增长达到80%左右。如此大量债务上升,以前是很少发生的。当金融债务上升,融资不断上升,2018年美国的三大股指都达到历史的。美国以前平均的估值都在17倍左右,今天的估值已经达到28倍。要维持现有的估值,以美国明年的经济增速几乎不可能。美国有可能出现抛售。

  他还指出金融市场另一个深刻的变化,是融资结构发生了根本的变化。1995年,银行总资产大概是5万亿美元,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总资产只有2万亿美元;2017年,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和银行的金融资产都是达到16万亿美元左右。这种变化深刻影响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当金融市场出现波动时,会比以往更加剧烈。并且金融市场的集中度在大大增长,五家全世界最大的债券公司持有债券的比例,可以达到70%左右的水平,金融的高度集中性是我们有史以来从来没有看见过的现象。随着美联储加息,会导致全球金融市场的巨大波动。当整个金融债务的盘子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深,这个波动一定会是比以前更大的波动。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分析了全球的经济预期。他认为未来两年全球经济会“协同下降”。美国经济将继续下降基本成为市场共识,主要原因如下:第一,新一轮财政刺激基本无望;第二,全球的金融贸易条件在收紧;第三,工资加速增长,通货膨胀可能会上升;第四,贸易冲突会进一步加强。欧元区的经济同样会进一步下降,主要原因是因为欧元区的以及冲突,英国脱欧、意大利财政预算争端、法国黄背心运动、明年欧盟五大班子换届,这些都会对欧盟的经济产生影响。欧洲中央银行会调整货币政策,也会对欧元区经济产生影响。日本经济也会逐渐放慢,主要原因是投资下降,奥林匹克运动场馆的建设基本上趋于完成,工业投资在强劲回升后将逐渐回落。

  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先生同意陈兴动先生“全球经济总体呈现触顶”的判断,但他认为美国还是会在全球其他国家里面保持一枝独秀。欧洲、日本会略微放缓。他补充到,新兴国家会有所分化,印度有望继续保持6.7%的增速,俄罗斯的工业和能源方面也会支撑经济增长。

  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先生重点提出不要忽略农业中的改革。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农业和农村开始的,从而出现了两个市场:农贸市场和农业生产资料市场。在这两个市场的基础上,中国开始了工业化。但是对这两个市场的研究还不够深入,以后应该加快。在中国的下一步发展中,应该关注农民怎么在工业化中发挥自己的力量,比如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高培勇先生给出了在复杂的国际环境和经济形势下,中国如何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建议。他说宏观调控政策以往是立足需求侧,现在从需求侧跳到供给侧;以往关注需求总量变化,或供求总量平衡,现在更关注经济结构,经济质量;以往追求短期供求平衡,现在更关注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谈改革时,要由立足于政策调整,转向立足于制度变革,比如扩大基建投资必须和补短板结合在一起;大力减税时得研究对生产经营成本直接产生影响的税,还得考虑减税之后的亏空拿什么填补,给企业降税时必须通过税收制度变革而不是短期的降税率加以实施。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先生分别从短期和中长期两个阶段给出建议。短期可在需求侧采取措施稳定经济形势:将制造业的税率下调3个百分点左右对于增强企业信心有一些帮助,会把明年3月份之后发的专项债等提前到1月份发能稳定地方基建投资,让海外高息融资发债的房地产企业在境内有成本较低的融资条件能帮助房地产企业存活。中长期则要在供给侧改革,比如要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通过盘活国企资产收益来降低企业的社保费率,用活全球长期资本发行国债,要更大力度得对外开放,要通过土地和户籍制度的更大范围的改革来促进城市化的2.0。

  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提出,采用四分法把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领域划分为战略性领域、基建领域、民生领域和一般的市场化领域,在每个领域界定政府和市场各自应该在什么方面发挥作用,并据此推行国企改革,同时要大力发展民企。三农问题要按照农业工业化,农民工人化和农村社区化来考虑,用股田制实现城市和农村的资本的良性流动,即农民把自己的土地承包权进行入股,同时城市的资本也能够入股去构建以村镇为单位的农业发展公司,把农产品的生产按照工业化来运作。他还提出通过“滴灌融资系统”,使央行放出来的“水”通过一个类似滴滴打车的平台,精准流到3000万家的的民营企业,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秘书长范恒山先生从优化营商环境、激化经济新活力发面提出了建议。第一,要把优化营商环境,或建设营商环境作为一种根本制度来推进和建设。不但要解决政府存在的问题,也要解决社会,包括信用道德素质、公民素质提升的问题;不仅要解决硬件的问题,比如说基础设施建设等涉及到运营条件的问题,也要解决体制机制建设、社会精神培育、契约精神的建设等等很重要的远见问题。第二,所有的改革措施都应该聚焦于实现“公平公正、透明稳定、方便效率”这12个字上。重点解决政策多变、谁与决策的问题,使企业有方向感,对未来保持一个恒心;政府大力推行“只到一个窗口,只跑一扇门,最多跑一次”等做法,简化环节,提高企业运行的方便度和效率性。第三,要着力于解决一些基础性、根本性的问题。严格保护合法财产,严厉惩治社会信用道德缺失的企业,解决违背经济规律的无事生非的管理活动和弃简就繁的管理方式。第四,要对内对外一视同仁,要对标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来建设好我们自己的营商环境。